故园无此声

笨笨的金毛鬼审美席总和笨笨的碎到掉渣的飘柔老萨,巴登叔我爱你和你的角色(⋈◍>◡<◍)。✧♡

【SL】深海之鲸Part. 2-13(下)

请不要大意的用评论砸向我
我需要你们的评价笔芯(*/ω\*)

【SL】深海之鲸Part. 2-11

【11】

〖01〗

Salazar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如此有耐性。

他居然允许一只灰鲸一直跟在他身后!而不是吃了他!

而且这只灰鲸超级吵好吗?

Salazar觉得自己脑子可能有点毛病。

他看了一眼身后的灰鲸,而对方冲他疑惑的发出一声“啾”。

Salazar觉得心累。

他甩甩尾巴,发出低沉的声音。

他在驱逐灰鲸。

〖02〗

Lesaro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自从白鲨袭击后他一直跟着这只受伤的虎鲸,而值得庆幸的是虎鲸并没有吃了他。

虎鲸是目前唯一一个能听到他声音的同类,他对此感到异常兴奋。一路上他都在不停的发出声音,以确认虎鲸真的能听到他说话。虽然有时候对方的回应会特别……嗯,没有,只是一点点,不友好,不太友好。

但至少在那之前虎鲸没有驱逐过他。

Lesaro不知所措。

他试探着发出“啾”的声音,用吻部讨好的蹭了蹭虎鲸的皮肤。

但是很明显虎鲸并不是很吃这一套。

Lesaro被虎鲸一尾巴抽懵了。

〖03〗

一尾巴明显不足以让Lesaro放弃自己,或许自己应该再来一尾巴。

Salazar不安分的甩着尾巴,心情有点焦躁。

灰鲸依然跟在他身后。

或许再狠一点,自己把灰鲸吃了。

Salazar面无表情的想,然后又想,算了。

毕竟是自己好不容易救回来的,而且自己现在也不是很饿。等什么时候自己不能捕食又特别饿,再吃了他。

于是Salazar忽略了,自己现在是个捕食困难的伤员的事实。

〖04〗

虎鲸留下他了。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改变心意,但是能依旧留在虎鲸身边,Lesaro很高兴。

于是他更吵了。他不停发出声音,如果不是只有虎鲸能听到,那么现在整片海域的同类都能知道他有多开心。

哦……虎鲸可能不太开心,因为他又给了Lesaro一尾巴。

和好久之前的老萨同款勒勒
萨勒一生推
我画谁好像都喜欢把他往年轻了画……

第一张铅笔稿第二张原图
神一样的麦哥……不行我画不粗来QAQ
难以描摹千分之一的神韵啊……
年轻时候的麦哥真的是超级帅,好像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SL】深海之鲸Part.1(1-10)

#cp:Salazar×Lesaro(萨勒)
#两条鲸鱼的恋爱故事
#鲸鱼习性写文时有研究但不全对,不接受考据批评只接受建议
#ooc属于我
#食用愉快(*¯︶¯*)请用你们的小心心和评论给我动力么么哒

【01】

Lesaro是只灰鲸的名字。

Lesaro知道,自己是一只特殊的鲸鱼。

他是个哑巴。或者说,对于其他鲸鱼来说,他是个哑巴。

Lesaro是能发出声音的,只是他的声音很特别,没有其他鲸鱼能听到。

于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Lesaro去过很多地方,可是依旧没有任何同类能听到他的声音。

Lesaro感到无比孤独。

直到有一天Lesaro被卷入一场针对虎鲸群的袭击中。

【02】

Salazar是只虎鲸。

他有流畅的身体线条,纯粹而美丽的肤色,他体型庞大却不失灵活,连鲨鱼都不敢轻易招惹他。即便在同族虎鲸里,他都是最顶尖最强大的存在。

海上霸主。

Salazar经常遇见同类。当然这个同类不是指所有鲸鱼,它单指虎鲸。

他们之间极少有自相残杀的事情发生,弱者服从于强者,而强者予以弱者庇护,并非全然保护,但也并不完全遵守丛林法则,这是虎鲸群里默认的规则。

Salazar是这一群虎鲸的首领,虽然很多时候他这个首领都是单独行动的。很奇怪的,其他虎鲸群都是由雌性虎鲸来担任首领,只有他们这一群不是。但无论如何,他都很爱惜自己的族群,但同时也对这沉重的责任而感到稍许不适。

直到有一天鲨鱼袭击了虎鲸群。

【03】

Lesaro一般时候都会离虎鲸群远远的,虎鲸是灰鲸的天敌,他曾经还在族群内的时候就有许多同伴死于虎鲸的袭击。

但是今天不一样。

在考虑到虎鲸之前,Lesaro已经被三条大白鲨追了有一段距离。这三只鲨鱼体型相当大,尽管比起Lesaro来说还是短了一截,但也是白鲨种群里的佼佼者。

Lesaro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它们追着自己不放,更多的时候白鲨并不袭击鲸鱼,就算它们吃,也是吃鲸鱼的尸体。因为相较于大多数鲸鱼的体型,白鲨显得要小很多。

Lesaro不是没有想过反击,但是数量上他完败。而且他是灰鲸种群里体型较小的一只,所以即便是大多数鲸鱼完胜鲨鱼的优势他都没有。

Lesaro得庆幸他的速度还说得过去。尽管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同伴听得到他的声音,他也宁愿继续孤独下去而不是寻求死亡。

被追逐着游得越来越远后,Lesaro感觉到有些不对。这片海水中混着极淡的血腥味。不是人类的,而是鲸鱼的。至于是哪种鲸鱼,Lesaro无从知晓。

内心的不安促使Lesaro游得越来越快。他试图甩开这三条白鲨好离开这片海域。

然而拐过一大片暗礁后看到的景象让Lesaro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发冷了。

几十只虎鲸和数目更加庞大的白鲨群。

它们互相撕咬攻击,虎鲸线条流畅的尾巴拨动水流抽打在白鲨身上,白鲨长满倒刺的皮肤在虎鲸身上刮出道道血痕。

这是一场顶尖猎食者们的战争,而身为灰鲸的Lesaro在这之中只是个可悲的被捕食者。

海水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重,嗅觉灵敏的白鲨越来越多,而曾以白鲨为食的虎鲸则死伤众多。

整片海域都被染红,而数目庞大的鲨鱼与鲸群遮天蔽日。

Lesaro意识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

【04】

当白鲨袭击虎鲸群的时候,Salazar正在很远之外的地方独自猎食。这是他的习惯,多数情况下他都是自己觅食的,这和虎鲸的习性不同。

而且确确实实的,比起群居Salazar更喜欢独居,这同样与虎鲸习性不同。Salazar曾经见过一只虎鲸,因为离开族群,它的胆量变得很小,最后死在了原本应该是虎鲸食物的大白鲨口中。

所以很多时候Salazar都怀疑自己是一只假虎鲸。

和其他虎鲸相比较起来,Salazar的确是个异类。不只是他的习性,就连他的嗅觉也比普通成年虎鲸要强很多。

所以即便很远,Salazar也依旧闻到了微弱的血腥味。

那是只属于Salazar族群的,虎鲸的味道。

他放弃即将得手的美味,飞快游向自己族群的方向。

【05】

Lesaro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庆幸这场种族战争的双方都对弱小的自己不感兴趣,还是应该悲伤那三条依旧紧追自己不放的鲨鱼。

Lesaro不记得自己捅过鲨鱼窝为什么就是不放过他啊QAQ

写一片海域并不平坦,离水平面很近的地方就开始有礁石,更深的地方更是礁石密布,Lesaro几乎看不到海床。

不知道视力出众的白鲨能不能看到。

Lesaro想着,甩甩尾巴躲进一片礁林中。然后他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死胡同里了。

这下可糟糕了。

Lesaro发出短促尖利的叫声,但他不确定它们能不能听到。

毕竟自己一直都是只“哑巴”鲸鱼。

礁林突然剧烈晃动起来,Lesaro不确定外面发生了什么,他被困在这里什么都看不到。可能是鲨鱼和虎鲸们厮杀的过程中撞到了这块礁石上,Lesaro游进这里的洞口被几块掉落下来的碎块堵死了。

现在好了。

Lesaro苦中作乐的想,虽然他彻底出不去了,但性命之忧也没了。

白鲨要是这样还守着他不放,那他就认了。

【06】

Salazar赶回来的时候战争已经接近尾声。部分吃饱喝足的白鲨已经游远了,只剩下一些还在撕咬啃噬虎鲸尸群的幼鲨。

Salazar发疯一样冲上去,毫不在意被引动的其他白鲨围攻自己,一口咬上了一条白鲨偏软的腹部。

新鲜的血液流溢出来,刺激的其他白鲨凶性大发。

被咬上尾巴的Salazar发出尖利的叫声,他扯着尾巴将白鲨甩向礁石,幼鲨的身体撞在尖利的碎石块上,刮出道道血痕。Salazar飞快转回身,一口咬住这只体型比他小很多的白鲨将之翻转过来,白色柔软的腹部朝上,这只幼鲨陷入了昏迷。

Salazar从来都清楚自己,他是个虎鲸中强大的异类。

他的咬合力更甚于鲨鱼,身长体重都是虎鲸之最,力气大的不像话。

他的伤口愈合很快,他发起疯来咬死一群鲨鱼不在话下。

他是真正的海上霸主。

颜色已经淡去的海水再度被染红,遍体鳞伤的Salazar冷冷看着幼鲨们的尸体或是浮上海面,或是沉于海底,再回首看了一眼被撕咬的破烂的虎鲸群尸,甩甩尾巴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他得找个适合养伤的地方。在这一身伤好之前,他不能再招惹更多鲨鱼了。这片海域的血腥味够重,即便是鲨鱼们的嗅觉也会失灵。在这掩盖之下,他身上相较偏淡的血腥味就没有那么好察觉了。

Salazar这样想着,随后听到了极其微弱的,鲸类的叫声。

【07】

Lesaro的叫声有些低弱,他有些没力气了。

三只白鲨的追逐下他还是受了伤,只是之前并没有注意到。现在他被困在这方寸之地,还在流出点点血水的伤口被很好得到了重视。

但是并没有什么用。

Lesaro绝望的想着。同伴听不到他的声音,能听到他声音的生物或许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更糟糕的是这个地方太小了,也没有食物,他可能会在伤好之前饿死。

糟糕透顶。

Lesaro这样想着,随后被堵住的洞口传来响动。

正在有什么,识图挪开堵住洞口的碎石。

希望不是鲨鱼们。

【08】

Salazar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费力的拖开碎石。他听到了鲸类的声音,但他不确定是不是虎鲸、是不是他这个族群的。

但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他也绝不放弃。他已经因为自己的失职失去了他的族群,他不能再因为自己的犹豫失去任何一个同伴。

洞口被清理出来的时候,Salazar的伤口又被挣开了,但他没有理会。他试图钻进这个有点狭小的洞口,但是老实说,他的体型真的有点大,比起洞口大了差不多一圈,他实在钻不进去。于是Salazar发出一阵阵短促的尖声,他在催促同伴游出来。

但是他看见了什么?

一只比他小一圈的灰鲸!Salazar发誓这是他有生之年第一次看见比虎鲸小的灰鲸。

灰鲸发出低低的声音。他看起来显得十分恐惧,甚至想要游回那个封闭的空间。Salazar不明白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还要游出来。

Salazar现在没有捕食这只灰鲸的想法。鲨鱼已经很近了,他得马上离开。然而身后的灰鲸此时却发出一声声短促尖锐的哨声。

见鬼!如果他没理解错,这只灰鲸在挽留他?

Salazar觉得自己可能因为白鲨的袭击而气疯了。

【09】

Lesaro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

作为一只灰鲸,Lesaro在碰见天敌虎鲸后不但没有因为对方勉强好心的放过而飞快逃窜,反而发出声音挽留。

他确实疯了。

可是虎鲸是他碰见的第一个能听见自己声音的鲸鱼,这值得Lesaro不顾一切。

Lesaro已经孤独的够久了。

哪怕接下来会死在虎鲸口中也没关系,至少在那之前,终于有一只鲸鱼能听懂自己说了什么。

Lesaro所有无处安放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个宣泄之处。

这个时候Lesaro才发现,他并非畏惧死亡。只要有一刻Lesaro能感觉到自己是不孤独的,那就值得他为之牺牲性命。

在所不惜。

【10】

如果不是自己疯了,就是这条灰鲸疯了。

Salazar发出断断续续的“咋嚏”声,并不尖利,但具有恐吓惊吓的作用。这通常是虎鲸捕食时会发出的声音。

Salazar正在试图吓走这只体型比他还小的受伤的灰鲸。

然而出乎意料的,虽然灰鲸看起来对他更加恐惧了,但却并没有立刻逃走。相反的,他开始慢慢靠近Salazar。

轻微的“哼哼”声从灰鲸口中发出,声音很小,如果不是Salazar的听力和嗅觉同样优秀,或许他就会错过了。

这只灰鲸在讨好他。

Salazar正面对着一个几无可能的事实。

也许他应该趁现在咬死这头不识趣的灰鲸。

Salazar这样想着,却只是甩甩尾巴示意这只灰鲸跟上来。他游得飞快,像逃亡一样离开这片海域。

算了,当做储备粮好了。


求评论啊为什么你们都不给我评论哭唧唧QAQ

【SL】大副的日记

#CP:Salazar×Lesaro
#邪教自产粮
#求同好太太
#Lesaro belong to Salazar,ooc belong to meQwQ
#痴汉模式大副已上线,请Salazar船长查收
#一切胡说八道考据党请勿认真
#食用愉快♡

【01】
13 de junio 1708 Claro

(1708年6月13日,晴)

今天的天气真的不错,海上很少有好天气,尤其这片海域。

昨日一共击沉两艘海盗船,船体被炮火轰成碎片时我看了船长的眼睛,那里面没有之前那样疯狂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那些疯狂被他很好的敛藏起来了,我知道他一向比较擅长伪装自己。但那个时候我只觉得他应该是更加恨海盗了。

老实说,我有点心疼船长。但是我也知道,他足够坚强,根本不需要我这么点带有怜悯意味的关心。

想来这只会让他感觉到恶心。

但我还是止不住的关心他的状态,尽管他今天早上很有活力的啃了好几个苹果。负责后勤的船员还特意提醒我,如果按照现在的速度很快我们就需要补充苹果了,毕竟这是少数容易保存的水果。

船长今天起的很早,比之前还要早。这个时间点想来大部分船员还处于睡梦之中。我起来的时候看见他正站在甲板上眺望大海——更准确的说,大海尽头的西班牙国土。

那个时候他的表情是有一点温柔的。

我觉得可能是船长太少露出笑容来了,那一瞬间我心跳加速快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然后我就被船长低哑严厉的声音“叫醒”了。

“勒萨罗!你站在那里发什么呆?”

他这么说道。

“呃……Captain。”

我当时应该是脑袋里进了水才会这样回答他——

“我来叫你吃饭……”

“……”

上帝,饶了我,我要自己做饭给船长吃吗。



【02】
24 de junio 1708 día nublado

(1708年6月24日,阴天)

今天船长的心情和天气一样。

我想原因大概是那个替海盗求情的新兵。

玛丽上的老船员都知道,他们的船长恨海盗,恨之入骨。他的祖父、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亲人们的死都和海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尽管船长的父亲是死在他自己手上的。

所以一般情况下没人会在这方面触船长的霉头,除了新人。

我得说,我不喜欢这个新人。

我很少会对什么人抱有强烈的个人情绪,因为上下异心对一支军队来说并不好。但我真的真的,完全不能对这个新人心存善意,甚至我连忽视这个人都做不到。

他太惹人厌了。船上九成的船员都和我抱怨过为什么要让这样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什么用处都没有只会耀武扬威的废物少爷来玛丽号上镀金。

哦,他还会给我们制造各种各样的麻烦。

事实上我也不想带这样的人上船,但这是船长同意了的。

即便现在船长也很后悔。

新人的名字叫东特·西那嘉,他的父亲是法王路易十四的亲信。真该死船长的父亲去世之前为什么会和路易十四走的那么近,弄得现在船长简直是进退维谷。不过好在船长并没有太将之当回事,对于他来说,重振家族可能只不过是他人生目标中的一小部分而已,他的主要目标还是打击海盗。

但即使是为了这一个小小的顺带的目标,船长也不得不忍受西那嘉这个纨绔子弟。因为西那嘉伯爵在军部拥有一定话语权,而同他交恶有可能会给玛丽的后勤造成不可预估的后果。这才是船长真正不能忍受的。

哦……该死,我现在听到了船员们的喊叫声。见鬼的东特西那嘉那个小子又做了什么!

上帝保佑,明天船到港口立刻将那小子赶下船。我想船长应该也会同意这个提议的,他最近因为这个能折腾的家伙一直寝食难安。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但船长看起来真的比之前要消瘦了不少。

下了船该给他好好补补。

#邪教真可怕
我吃了一对可怕的邪教叫做萨拉查×勒萨罗
#勒萨罗是萨拉查的大副
u。•ェ•。u
我想我吃这对cp的后果就是要么自己产粮要么饿死OrZ
怎么办2333
#片中饰演大副的是1968年出生的西班牙演员胡安·卡洛斯·凡希多(Juan Carlos Vellido)
这个名字还是我从一个影评里找出来的为此我差点去翻英文网页天知道我是个外语废(´இ皿இ`)
独眼大副莫名就是戳中了我的点尤其片尾他放弃追逐萨拉查时那个眼神
#我觉得心上插了一把刀
#血条已清空我的天那个眼神好虐
#我能脑补至少一万字
#以上
求同好的太太产粮啊ฅ•̀∀•́ฅ @不不不不等式

最后一版萨总
这海藻一样的头发没救了,我放弃治疗( ̄^ ̄)
衣服的一些细节有私设——虽然衣服并没有画多少
关于上调子我是真的尽力了然而蠢故只能做到这一步( ๑ŏ ﹏ ŏ๑ )
厚脸皮求小心心和评论